香港馬會瞄准內地客錢包?

2019-03-09 15:24

  法律專家認為,我國目前有關法律條文在賭博和彩票之間缺乏明確界限,查處難度較大。

  國家即將出台的最高彩票管理條例———國務院《彩票管理條例》有望填補這方面的空白。

  8月31日,廣州《南方都市報》轉載了香港有關媒體的報道:香港馬會已開通內地居民投注免費專線,凡持有香港銀行賬戶、並在香港馬會開通了投注戶口的內地旅客,返回內地后仍可投注香港的賽馬、足球博彩及六合彩。

  香港馬會是全球規模最大的賽馬機構之一,也是惟一獲發牌照在香港特區經營和管理賽馬,以及授權經辦“六合彩”獎券和“足球博彩”的機構。

  記者試撥這條免費投注電話,立即傳來標准的普通話服務,証實此專線確已開通。

  引人注目的是,香港馬會發言人提醒使用者留意當地法例有否禁止居民投注海外賽事,似乎在表示這項業務並未獲得內地批准。

  很快,9月4日的《南方都市報》等廣州媒體引述廣東省公安廳治安局的回應:如果有內地居民通過香港馬會專線參與投注,將會被法律懲罰。

  在我國內地,賭博及向境外投注是被法律禁止的違法行為。有關法律界人士認為,香港馬會此舉不排除是為試探政府的承受底線,也試探普通民眾的承受底線。

  雖然有關媒體報道都指明:香港馬會開通的投注免費專線是專門針對內地民眾方便博彩而設,但在接受記者採訪時,香港馬會卻並沒有完全肯定這樣的說法。

  據香港馬會的網站介紹,中國內地的投注戶口客戶,本來是同一個“中港免費直通電話”投注專線,但於2004年1月1日起,內地南部省份的客戶使用一套號碼,北部省份使用另一套號碼。每套號碼根據漢語普通話、廣東話和英語分成三個號,供不同語言、方言的客戶分別使用。

  香港馬會發言人說,“新安排適用於全球訪港旅客,馬會並無刻意偏重來自某一地區的人士。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每年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地區的訪港旅客數以百萬計。”因此,香港馬會開通專線並非隻針對內地彩民。

  香港馬會發言人解釋說:“推出(免費投注專線)是項新安排,乃因應訪港旅客的要求,方便他們在留港期間合法投注足球、賽馬或六合彩。以往訪港旅客隻能用現金到本會的投注處投注﹔在開設投注戶口后,這些在香港的旅客便可透過戶口投注,而毋需再隻限攜帶現金於投注處櫃位排隊下注。”

  據記者了解,此前,內地僅有兩家經過批准的投注中心被允許通過電話投注香港賽事,而在這兩家投注中心投注的也隻能是持有香港馬會電話投注戶口的香港居民。

  香港馬會發言人介紹說:“北京港澳中心瑞士酒店及廣東外商活動中心分別於1991年及1994年增設與香港賽馬會專線聯系,以便持有馬會電話投注戶口的香港客戶參與香港賽馬活動,該兩所中心均獲得所屬地區的政府單位批准營辦,並接受省、市有關主管部門的監督。香港賽馬會隻負責為該兩處地點提供專線聯系,傳送資料﹔所有於中心內傳送的注項,均於香港境內處理。中心的運作由始至今從沒有改變。”

  與前兩條專線相比,香港馬會新開設的這條投注免費專線卻沒有經過內地有關部門的批准。記者從電信公司了解到,香港馬會這條免費投注專線的開通並不需要通過內地電信企業,而是由香港電信企業單方面操作即可開通。

  中國網通北京公司有關人士說,這條專線並不在中國內地電信企業的管理之下,而是由被叫方付費,即由香港馬會在香港直接開通的。

  對於此專線的開通在內地面臨的法律和政策瓶頸,香港馬會發言人並未予正面回答,但她提醒使用者留意當地法例有否禁止居民投注海外賽事。

  這位發言人說:“凡是訪港旅客申請開設投注戶口,本會不僅呈上一份《特別聲明》,本會職員亦會加以口頭提醒客戶在返回原居地后,若有需要以投注戶口向香港賽馬會下注,必先查証有否抵觸當地法例。”

  該《特別聲明》具體內容如下:“本會的投注戶口原為在香港境內使用而設……如閣下欲於香港境外使用本服務,請於使用前向當地立法機構咨詢及遵守當地相關法例。”

  香港馬會發言人表示,香港馬會沒有股東,沒有分紅,亦不以盈利為最終目標﹔馬會通過非牟利的經營模式,不但為數以百萬的賽馬觀眾提供世界級賽馬娛樂,而且借繳納博彩稅和政府稅項,支持香港經濟。馬會每年將賽馬淨額盈余,轉撥捐助各慈善團體回饋社會。因此,香港馬會不會為贏利而觸犯法律。

  據9月4日《南方都市報》的報道說,廣東省公安廳治安局負責人指出:據他所知,目前香港馬會還沒有和任何內地城市談妥有關投注事宜,在香港馬會和內地有關城市尚未達成正式協議之前,廣東公安機關將繼續依法嚴厲打擊利用“六合彩”賭博以及在內地投注香港六合彩、賽馬及足球博彩等違法行為。對參與上述違法行為的人員,公安機關嚴格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規定予以治安處罰,對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我個人認為,在內地向境外投注,和在內地賭博的性質是一樣的,應該受到內地治安管理法規的處理。”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法制辦有關人士說。

  在內地,福利彩票屬於民政部門管理,體育彩票屬於體育部門管理,博彩業的統一主管部門則為財政部綜合司下屬的彩票管理處。

  記者以普通彩民身份電話咨詢彩票管理處。據該處有關人員介紹,已收到香港方面的有關消息,香港馬會也正在與財政部就此問題進行協商,但目前財政部還沒有出台任何許可文件。內地彩民投注香港博彩,目前屬違法行為。

  彩票管理處有關人員同時認為,香港馬會做法太超前,起碼目前來說在內地是行不通的。目前內地彩民投注香港賽馬、足球博彩、六合彩,均屬不合法。

  中國福利彩票發行管理中心則對此表示了沉默。其有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由於目前尚未得到內地官方有關此事的正式說法,以及缺乏必要的有針對性的統計數據,因此對此專線的開通,以及可能對內地彩票發行造成的影響,暫時不發表意見。

  據香港馬會發言人介紹,香港賽馬投注額近年急速“縮水”,從1996/1997年度到2003/2004年度,賽馬投注額由每年920億港元降至650億港元,投注額累積跌幅達百分之二十九。繳納的博彩稅款金額也遭拖累,由高峰期的121億港元急降至上季的僅88億港元。

  而與此同時,上個馬季平均每個賽馬日均吸引數百名內地旅客入場,黃金假期的人數更可高達1000至2000人,對賽馬投注額有一定貢獻。香港馬會主席夏佳理表示,上個馬季進入馬場的內地旅客,人數相當多。

  按此前有關媒體報道,內地民間地下狀態與港台“聯姻”的博彩業已有相當規模。據曾披露的統計數據,“私彩”黑洞每年吞噬了數百億的資金,非彩票發行機構變相發行彩票的現象也時有發生,各種因彩票引起的糾紛接連不斷,內地廣東、海南、福建等地已飽受地下六合彩之苦。

  由於私彩處於地下狀態,政府無法進行正常監管,導致博彩業畸形繁榮,一些人沉湎其中不能自拔。內地個別城市的火警119報警台也因被六合彩彩民詢問“特碼”而陷入癱瘓。

  一位曾與海南某地下博彩“公司”有過接觸的知情人說,大陸其實已經有不少港台博彩公司設立的“代理點”,她了解到的信息是,有的地下“代理點”一天可以賺100來萬人民幣,贏利豐厚。

  “其實這些‘代理點’也是下線,主要做些收單的工作,是單純的業務代理。其業務范圍也不局限於海南省,每期收的單子來自全國各地。”她說。

  按這位知情人的說法,這些“代理點”均是通過“地下”形態存在的,投注不能公開進行,電話投注更是會招來風險,因此基本上都採用通過互聯網下注的辦法進行。如果有港台的庄家,在普通的居民房裡,幾個人將收到的投注單收集統計一下,通過互聯網下注就完成了,工作很簡單。

  “其實在內地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六合彩、足球和賽馬等項目的地下博彩業,雖然這些博彩庄家一般都以港台庄家為依托,但其利潤港台方面其實拿不了多少,而更多地為內地‘代理’所賺取。我估計,香港馬會如此冒險地推出內地居民投注專線,是與看上了內地巨大而且已經相對成熟的市場有關。”這位知情人說。

  實際上,香港博彩業此次出手異地並非首次。2000年12月6日,香港政府拒絕了澳門賽馬會有關實施“雙邊投注”的建議,不容許在香港投注澳門賽馬和賽狗賽事。香港民政事務局認為,由於港府不鼓勵賭博活動,暫時無足夠理據或民意,支持增加賭博渠道。同時,如果香港市民可定期投注在境外進行的賽事,港府在監管上會有相當困難。

  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法制辦一位人士說,向境外投注博彩,定性不難,難的是實際執法。他認為,此類案件具有涉外性質,取証有一定的難度。境內的賭博等行為本身取証難度就很大,但畢竟可以通過努力取得。

  而涉外賭博案件經由的途徑大多是互聯網,即使電話也是通過境外電信公司進行,所以取証更為困難。因此,如果真的有人利用這條專線或者互聯網進行賭博,公安部門可以將其定性為賭博,但在查處上難度非常之大。

  有關法律專家認為,在《彩票管理條例》出台前,我國的有關法律條文在賭博和彩票之間缺乏明確界限。

  我國目前涉及到賭博和博彩的法律法規主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和《治安管理處罰條例》,但是對賭博和博彩的外延沒有作明確規定。我國執法部門依據這兩部法律法規打擊除福彩和體彩以外的任何形式的非法博彩,但對於境外合法的彩票能否進入內地發行缺乏明確的規定。因此,如果香港馬會利用《彩票管理條例》出台前這一段“法律真空”時期,造成既成事實,以后的管理將會更加困難。